人问学业.资历都是一样的,所以就什么郁攀比


=十几个工作人员*他钉一半都还认不过来i他的日子正像一首歌巾吧的,
张川嘴巴就吃.睁开眼睛就喝,迷迷暇瞪上山,稀里糊涂过河  要说这样的H子
lIJ山足许多人花大力气都追求不到的“种境界?但心情不一样,结果就更不
行f  王祈险任凭白己麻木看。
    王祈隆那冈子对吃倒是钉厂一些研究.他在武汉—L大学染上了吃辣的4
惯.食堂的饭菜吃羞小过瘾;在小商店电买来火锅底料,在电炉上煮各种小菜
和面条,有时候还买一只鸡吨了吃,奇怪的是、他这扦吃了陋P6了吃却越发地
瘦起来,一米八一的个子,本来就不胖.现在瘦起来就真的像个衣服架子了  他
皮肤白哲,头发矢共顺顺地疯长,戴了一副金属柜的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模
样.始终有一种让人爱怜的忧郁。
    学校的教职工甲峦只有两个女性。一个是比Z祈隆早一年分配来的教师
丁萍,人座小、江得也不是[’分的鲁、企古都还行,上忻隆却总是觉得好像有什
么地方不对,思量丁’Jyl;子就明白丁、像是一朵开广  半就瘪厂的花,钉些地
方没有扑习什.总让人觉得小以小气的,
    物以稀为贵,丁粹这样的.土祈降看个L5R,身边却有个小的一群追随有c
这几年分配来的教帅,都还面临着找对象的问题:
    与干祈隆  起新分配来的小彭和小李,都是从省农学院毕业的u因为两个
人问学业.资历都是一样的,所以就什么郁攀比。小彭分到了办公室,I:作比较
轻松  小车就去找校长.为十1么把我分到教研宅教基础课?小车房间里多放厂
一张小木床.还原来一个各师留下的.有了客人可以凑合着住—小彭就找管后
勤的领导.为什么别人原喂构张床,我层电就j1有一张?
    小彭迟丁萍。小李也跟着迟
    小彭家里条件奸:点,他父亲是—头沉,听说在县城电工作。小彭诲次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