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牛气咐?我逗你玩呢:”他急忙解释。

- 编辑:admin -

你牛气咐?我逗你玩呢:”他急忙解释。


 “你真坏1骗我上勺。”一种被愚乔的感觉,
    “哎哟2”他人叫。
    “怎么啦?”灿停r来关切地问。
    他蹲在那里捂着肚于,个说话。
    她俯下身去,乖下来的瀑布散治在他而前
N来了,好甜蜜。
    “健柿,你别吓我,告诉我你怎么啦?”她急坏了,声音有些颤抖地问:“怎么啪?要紧
吗?哪攀嫡啊?”
    他猛地拾起头,突然在她脸上众丁一下,笑丁笑况“我没事,吓着你丁nE?你紧张我,
我太高兴啪!”
    她好像又被捉弄了,胎沉r来,嘴屑抿着,补待颗然。
    “讨厌[个;理你啦[”她开始仗性子丁。
    他侧转头,看她,嘴角勾起歉意的微笑,
汕的表十民靠近灿。
    “你牛气咐?我逗你玩呢:”他急忙解释。
伸手抚摸她的头,轻轻地揉揉她的头发
“一点儿都个好玩,以后个订这样吓税啦[”她小声卿嚷着。
“好啦[我知道丁,以后内个敢丁。笑一个嘛1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十。”他摔起她的脸
央求说。
    他孩子气的举动让她破沸为笑。
    “你好坏啊1”她娇咳。
    “税只在仍tx目前杯’,近让仍解开我的爱情密码木着?近让你那么优秀,那么莫的?叫
我魂牵梦萦,第一次见你就那么[质地爱上你,而日不能自拔呢?“他强词夺歼说。
“好阵2你捉弄我,看我不收拾你?”她嘴角一抹恶意的笑。
“好啊[来呀1看你迫得上我4;?”他摇摆手,微笑着示意她。
她造着,扬着手,突然,手碰到丁什么东西,被划破/,出现
她被灾然的港痛惊得低呼“哎盼!”
“怎么啦?快给我瞧瞧:”他捧起她流血的手放在屏上吮吸着。
“没事。”她想训回去。
“都流血丁,还况没事?都怪我4;好,害你伤到手。”他握着她的手狠心疼的样十。
“真的不碍事,足我口己不小心。”她说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