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高气爽,她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i阶自畅


“疼吗?”他小心哭哭地问,很佩柔。
“不终了。”灿伯他担心笑笑说。
“跟我来。”他提仕她出血的手地走边问:“老板,有创N贴吗?”
老板答府着“有1有2”给他4X丁一个。他替她贴在伤口上,然后轻吻丁
虽然手被划破厂,但dK健帕的体贴让她欣慰,他纸的那道“而点”,别且
心裁的创怠表达,比蜜被还甜,直甜到她的小L1深处。
    “小班,我有个提议,请你接受。”他说。
    “请讲[”她很调皮地笑望着他。
    “我想借亿t6我的住处,可以吗?”他询问的口)t等待她答复
    “改大再说吧。”她犹豫着说。
    “你听我说,小雅。我先带你队队门儿,以后你找我就方便了q那足一处独院,
好朋友末业明叔叔家的房十,他叔叔一家人在外地,4;匀瞪什么时候搬回米。我们暂日
替别人看房十,仍挝农4K方便。小雅,就跟死去吧。咽?”他解释说。
    “那灯吧。”灿终于答应了。
    “太灶啪!谢谢你。”他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    他到前含义单,然后,拥着她走出“欢乐谷”。
    训健构一手推着白行车,一手搭在高雅肩头。
的夜色中。
秋高气爽,她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i阶自畅快。
“其实,我的这个临时住处,离你家也个过四站路。”他说。
“刚[那个末处明我认识吗?”她间。
    “也许见过吧,我的灯朋友,不如迈你对他有没有印象,我带他上过你们学校。他性格
很川bJ,不爱音语,像女孩子一样肋腆、吉盖、卉易肪红。另外一个朋友叫张东良,他活泼,
爱开玩笑,4K幽默,个头很高,而量非常瘦,像根麻杆,奸像有什么风吹宁动就会被折断似
的。现在仍耐他们有丁大概的丁解nEl”他介绍说。
    “呵呵2你说的很形象,就算素木识面,我想我也会分辨出他们。你已经用语言莆我勾
勒山他们的肖像,我怎么能不了解呢?没看山来你对人物的描写粤刻画,功力如此了得啊!”
    “所以呀[小雅,仍凄试着丁解我,其实,我身上的优点还迈个;止这些姑[你些川心去
挖掘,就像一麻矿藏,踩而个露。只有仍探出发现,我的长处J AII滔滔江水绵延个绝,闭你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